城市上空有 個氣球

2008年10月26日 星期日



巴奈的歌聲,有我在台北從沒聽過的哀愁 ...





週六的女巫店探險,是為了彌補星期五聽不到自然捲的遺憾。

轉角處的意外驚喜,總是容易令人有顫抖般的感動。

然後,我第一次聽到了巴奈,一種唱到靈魂骨子裡的滄桑與哀愁。

也許在 Vodka Coke + Long Island Ice Tea 的調味之下,滄桑與哀愁嚐起來居然有淡淡的甜 ...

巴奈說:她很遺憾,許多原住民沒有機會跟自己的母體文化,生長在一起。

我們呢?

聽歌吧,音樂繼續在俐落的空心吉他聲中前進著,所以我們可以帶著微笑,望向彼此。

回到中山南路,抗議的人潮已經散去,巴奈的歌聲仍然在我耳邊迴盪,宛如一波一波的浪潮拍打著岸邊。

音樂的心情的回音,應該會佔領我的思緒好幾天吧 :)